即时新闻
首页> 土地侵占> 浏览文章
浙江:宁波三级官府勾结“黑帮”造假毁田 挑战温总理“红线”(图)
时间:2010年01月04日 作者:程敏 白润霖 新闻来源:中国正义反腐网

村民王增水代表等三人第九次来北京上访告状 程敏/摄

    中国正义反腐网【元月3日 浙江宁波讯】(撰文/程敏 白润霖)“我实在想不通,现在的政府中有些人些比当年旧社会的地主老财、土匪流氓恶棍还要狠毒,不但抢走霸占了祖祖辈辈耕种的稻田,竟然下黑手将我打成了脑震荡,党中央整天嚷着反腐败,可是这些贪官污吏们欺压百姓却没人来管一管!”近段时间以来,几名来京多次上访的浙江省慈溪市横河镇秦堰村委会王家畈自然村的老人,含泪走进了《中国正义反腐网》编辑部,向工作人员讲述着当地政府官商勾结、非法征用、毁灭、倒卖基本农田1000夺多亩,并动用警力和和黑帮势力人员数百人、持械毒打致使多人伤残的悲惨遭遇。为此,本网派出专人赴浙江对此事件调查了解,并掌握了翔实的第一手证据材料。

    痛失耕地

    昔日“粮米仓”遍处是厂房

    据了解,总共16个生产队、 近1500人口的王家畈自然村位于浙东南地区的慈溪余姚两市之间,原有耕地1300多亩。这里土肥水美,一年三季所种水稻、大小麦和油蔬菜连年高产,不但全年上交国家任务在43万斤左右,而且家家有储备、户户有余粮,1994年春,这里被政府确定为“国家一级农田保护区”和农业模范示范田,因此,土地便成了农民赖以生存的命根子。随着近年来的经济开发,这一代的各类工业园区项目争相上马,传统单一的农业生产模式受到冲击。加之33省国道余浒等线路的开通,四通八达、交通便利的王家畈村地段不断升值、成为不少民营企业相互争夺征用的黄金地段,土地价格随之不断飙升。

    知情者透露,近年来,当地政府给企业所开出的土地转让价格在每亩38万至40万之间,而给予村民的只有每亩6万多,就是这笔少得可怜的卖地活命钱至今仍然没有发放到村民手中。到2007年,慈溪市政府已经向上级上报了第九批建设项目材料。在本次征地的七个乡镇中, 仅横河镇一笔便强行占用至少有3000多亩,其中包括秦堰村2200亩、马堰村的800多亩耕地。2008年,当地政府在村民的强烈反对声中再次毁坏基本良田212亩,强行流转征用给投资商作为工业用地。就这样,几年间,政府一个批文连毁三次基本农田(分别为111地块、114地块和0702#地块),政府文件中所谓的“俞杰所填有114地块纯属编造(查无此人)”,其他两地块由村霸王立江毁坏填埋,王家畈村的1000多亩良田被政府从村民手中夺走了,村民手里所剩人均耕地不足0.2亩。

毁灭基本农田一部分资料照片(村民提供资料)

    “外表上来看是非法征地、以地方政府行为随意改变土地的性质和用途,而实际上市被少数领导不顾中央三令五申以权谋私、官商勾结联手做生意。”据当地的一名干部介绍说,近年来,慈溪市先后有数万亩土地流失,主要流转到了工业项目上,不少申报材料和理由都是虚假捏造出来的,当村民得知消息时“生米已经变成熟饭”,尽管老百姓上访控告了几年,但官官相护、谁也拿他们没有办法。这些人之所以胆子这样大,关键是政府官员和开发商之间互为利益链条,最大的“后台老板”就是省国土资源厅原厅长王松林等人。《中国正义反腐网》笔者在一份浙江省建设用地审批意见表中,看到这样的审查意见--“经查,该用地报件未发现群众信访。”在知情人的引路下,《中国正义反腐网》笔者在慈溪市几处查看,见到不少村庄周边厂房林立,所剩耕地已明显减少,个别村子甚至变成了村民无地可种。

浙江省原国土资源厅长、原省人大环资委主任王松林免职处分(资料图)

中国环驰轴承集团有限公司厂房占用基本农田 程敏/摄

    棍棒开道

    村民抗拒多次遭暴打残害

    在王家畈村,村民们在谈到1000多亩流失遭政府强行征用的土地时,满脸愤懑、困惑和无奈。几名老人告诉《中国正义反腐网》笔者,由于本村的9个生产队失去了800多亩耕地,不但因无地可种而失业,吃粮也成了老大难问题,人们只得到市场上购买高价粮。由于上访反映问题,不少农户就连少得可怜的“征地补偿”也没有拿到,而一些上了年纪和体弱多病的村民生计艰难,“吃低保”总“排不上队”。

    2007年9月30日,慈溪日报刊登了《慈土资告2007.18号拍卖公告》,宣布已将黄堰畈村所剩7个生产队的“111、114”地块共212亩耕地作为工业用地拍卖招标,后来又私自篡改征地范围,变为慈溪工业0702#号地块,实际一次性非法占用马堰、石堰、王家畈800多亩。一位老阿婆回忆道:“当时我们村民对这件事情一无所知,提出来坚决不同意签字,双方出现了僵持,但遭到了镇党委书记许裕龙和秦堰村党总支书记诸建焕等人的武力镇压。”

    2008年11月20日,秦堰村7个村民小组的100多名群众为维护自己的生存权益,在征地现场同村、镇干部据理力争、劝阻业主停止毁田填塘行为,遭到警务人员的持械暴力驱赶。村民潘美娟、王光明、王国成、王增标等人遭到黑帮分子的棍棒围攻毒打,致使一人重伤、两人轻伤。11月21日,村民王忠言、王未煊被非法关押24小时,多名村民被警察和黑帮成员打伤而无钱医治。

村民们在征地现场劝阻业主停止毁田填塘行为,遭警务人员和黑帮分子的棍棒毒打(村民提供资料)

    0911月27日,村民们又向国务院、国土资源部和浙江省有关部门书面举报投诉,要求上级组织调查处理,以维护自己的基本生存权和和土地承包经营权。12月9-11日,开发商再次使用推土机等作业机械进场实施毁田作业。镇、村干部同时组织纠集30多名打手手持木制械具出现在现场。51岁的村民朱华强苦口劝说,当即遭暴打昏倒在地,后由120救护车送往医院抢救,确诊为肋骨骨折和脑震荡。同时,村民王光明也遭黑帮人员追打致肾出血腰部重伤。

取保候审的黑帮骨干人员王利江(红圈者)带头举起门球棍棒残打村民(村民提供资料)

    僵持半年

    官府再次动武摧残无辜者

    村民们反映说,从08年3月份开始,他们被迫再次走上维权之路,并先后向慈溪市、宁波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和省委写信控告反映情况,要求制止不法霸占耕地行为,依法查办违法者。同年3月16日上午市长接待日,慈溪市国土资源局的一名领导面对村民们的申诉答复,承认政府的强行乱征地做法有些“不妥”。但在一个月后给村民王增水信访答复中却中说:“该块土地已经批准,程序合法。”、“该村村民代表的三分之二以上同意土地征用。”

    王增水等村民代表坚持认为,市、镇、村相关领导上报的呈批材料采用了偷梁换柱、谎报良田为荒地、弄虚作假等手法,在向村民发出的告知书中欺骗说“把我们的基本农田置换到600里之外的象山县偏远山区的定塘镇沙地村”。市、镇征地部门从未召开被征地村民听证会,2008年10月15日所谓“三分之二村民同意征地”采用了假签名和冒名顶替,同时签名前由村干部并上门签名发放给村民中华香烟,一些非征地村民也签了名字;18日,秦堰村村委会所出具的放弃听证权利的“证明”和村民(代表)会议纪要,是个别领导一手导演炮制的假材料 。为了达到强行征地的目的,横河镇的个别领导还以解雇工作、断水、断电等手段对涉及征地村民进行威胁施压。

    据村民投诉说,09年5月1日至11日之间,镇党委书记许裕龙及慈溪市国土资源局局长史建范等人,勾结两个黑帮势力老大王立江、赵立业及劳改释放人员和正在取保候审的黑帮骨干成员王利江(注:黑帮老大王立江表兄关系),召集地痞烂仔200多人,对阻拦其毁田的村民和过路群众持械围追暴打。这伙人将正在田间拔草的71岁王初香老人打成重伤脑震荡出血昏迷多日;又将76岁的陈彩月老人追赶用石块扎成重伤、头面缝合十余针、肢节两处骨折。

另黑帮老大赵立业(红圈内者)对现场的同伙鼓动打气说:“没事的,政府给咱撑着呢,你们给我狠狠地打, 我不相信还有哪个不怕死!”(村民提供资料)

另黑帮老大王立江手下骨干人员王利江(取保候审)在现场指挥“黑帮”成员暴打村民、毁田(村民提供资料)

    08年5月11日下午2点左右,追赶村民的黑帮成员40多人先是冲进村民王泽煊、王泽坤兄弟家中将两人毒打,并继续追打来两家中逃躲的其他村民;同时,他们持械冲进了63岁的村民代表王增水老人家中将门窗家具一顿乱砸乱翻,将王增水和老伴王鳯花一阵乱棍打到在地,其中一名陌生男子大骂道:“老不死的,竟敢对抗政府妨碍征地、到处告状,老子以后还要收拾你们!”致使两位老人几个月来时常昏迷疼痛。事件发生11日当天,多名受害人于下午2点半钟分别向当地110和派出所报案,但直到傍晚8点多钟才出警、来到出事现场转了一遭很快离去了。村民朱华强只因为说了句公道话,便当场招来地痞乱棍围打致伤。办案人员不但公开保护行凶者、取保候审的黑帮骨干成员王利江等,而且无故拘留受害村民。

村民代表王小丁老伴陈彩月在事发现场路过时被黑帮成员殴打(村民提供资料)

    不仅如此,5月12日上午,身为公安民警的王军辉(注:秦堰村党委副书记儿子)竟然带人来到一名受害人王巨千家中,并对家中老人实施殴打两耳光。

    “现在政府里的腐败分子们心狠手辣,忘记了家乡人民的养育之情,为了自己的小团伙利益,什么样的谎话也干撒,什么样的损招也使得出来,难道这就是落实科学发展观?难道这就是和谐社会?”王增水老人含泪回忆说,几年来,村民们由于阻止非法毁田征地,几乎家家户户老老少少受尽了凌辱和打骂,他们向中央和省里的举报控告信一封封犹如石沉大海,甚至当地政府违法批占土地问题越加严重。

    实名举报

    三老汉写遗书将维权进行到底

    几年来,年过六旬的村民代表王增水、赵建荣和赵宋云三位老人亲历了乡亲们一幕幕因阻止毁田和违法征地而遭受的武力伤害惨剧,为了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不停地奔波控告,揭露违法乱纪当权者们的谎言黑幕,面对无情的打击伤害没有退却和低头。他们将一份准备好的联合签名遗书递到《中国正义反腐网》笔者手中,内容中字字句句充满着愤懑、迷茫、伤感和无奈。《中国正义反腐网》笔者看到,在遗书的最后一段中说:“我们的合法权益受到法律的保护,但尽管如此,我们也将实名举报到底,那(哪)怕付出我们的生命。如果我们死了,就是他们暗杀的,今特此XXX,留下遗书,以作日后查案之用。”

    领导先批

    “腐败”厅审批顺序颠倒了9天

    采访中,几位老人向《中国正义反腐网》笔者出示了多份内容虚假、漏洞百出的“政府行文材料”。《中国正义反腐网》笔者看到,在慈溪市政府、宁波市国土资源局和宁波市人民政府审报、审查、审核三个栏目中,竟然出现了两份签字笔迹、内容和公章不相同的材料,且都没有省主管领导签字。特别是审查意见中说:经规划审核,该批次项目选址在宁波市X州区梅虚街道和邱镇总体规划确定为建设留用地和建设用地;而主办处室审查意见却是慈溪市范围,所涉及5个镇(街道)的7个村、7个建设项目。在浙江省五环钛业股份有限公司所征用横河镇秦堰村170510805号工业用地的使用面积为43586平方米,而实际占用土地142.1亩,总征收土地212.2亩,没有加盖相应公章;《中国正义反腐网》笔者看到,同一块秦堰村的土地,在浙江省农村工作办公室监制、慈溪市人民政府于2000年3月签发的浙农包(慈)字第no9203号土地承包权证,有效期为30年。而在2009年4月3日由慈溪市政府再次为企业签发了有效期为50年的使用权益证明,变为“一女二嫁”;在慈溪市2007年度计划第九批次建设项目情况汇总表中这样写道:慈溪工业0703号和慈溪工业0702#号地块部分用地地类现状图及实地查看是园地,而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图上是耕地,以耕地上报。

    三位村民代表告诉《中国正义反腐网》笔者,09年3月份,他们到浙江省国土资源厅查询,慈溪市横河镇土地使用现状局部图中注明慈溪工业0702#号土地块建设项目;而在7月底再次查询时,却发现该图纸被作手脚出现“面目全非”改动。村民们反映说:“几年来,我们曾经多次向上级领导和有关部门控告反映情况,但一直得不到解决。不仅这样,省国土厅却在协办审查意见中撒谎说‘经查,该用地报件未发现群众上访,该文件上,还有原省国土厅长王松林的签名。’”《中国正义反腐网》笔者发现,在浙江省建设用地审查意见表中,省国土资源厅和省政府的审核审批意见是2007年12月22日,而在审查意见中,省国土资源厅规划处的上报意见日期却是同年的12月31日,时间顺序颠倒了9天。

浙江省建设用地审查意见表中:省厅耕地保护处处长鲁建平同意时间2007年12月21日,厅审核意见副厅长张延华同意时间2007年12月21日,原厅长王松林同意时间2007年12月22日,省政府审批意见中时间2007年12月22日只有“同意”二字,连审批人都没有人签名。(红线为日期)

协办审查意见(一):上报意见日期却是同年的12月31日(红圈日期),利用处审查意见和处领导审核意见格子里空白、土地利用规划处长朱先高同意时间12月31日、执法局杨树芳同意时间12月31日。据省国土资源厅内部知情人士透露,“2007年杨树芳根本不是什么执法局局长或处领导,她的职务是调研员,根本没有这个资格签字”。

协办审查意见(二):上报意见日期却是同年的12月31日(红圈日期),地籍管理处金夏萍、地质环境处处长王洲平(代签李炜)、矿产资源储量处处长邱建平(代签叶利俊),据浙江省国土资源厅网站内设机构栏目里显示地籍管理处处长盛乐山。据省国土资源厅内部知情人士透露,“2007年金夏萍根本不是什么地籍管理处领导,她也没有这个资格签字。”内部知情人说:“怎么会领导先批,后各处室再审批,这样审批程序我就不知道了?我干了三十多年国土工作,还是第一次看见这样审批手续”。

    跨地合谋

    以“耕地置换”为幌子变“合法程序”

    据了解,浙江省各级国土部门为了掩人耳目、愚弄村民,以“耕地置换”为幌子,以“合法程序”先后搞出了《关于象山县茅洋乡南充村等13个耕地开垦项目验收的批复》、《耕地开垦委托协议书》及《补充协议》等文件和图纸,并明确了宁波市参加象山委托开发造地第二批项目验收人员名单,文件中包括置换给秦堰村委会王家畈村的数百亩耕地,垦造耕地费用每亩合计2.3万元,工程施工期限为2007年1月至2007年9月,竣工后须经甲方组织验收认可,签约后甲方向乙方支付耕地开垦费4000万元。在批复文件中这样写道:13个开发造地项目共建成耕地2983.55亩,已全部完成,并通过了你局的初验,经我局组织有关人员实地验收,认为上述耕地开垦项目质量符合开垦标准,同意通过验收。

宁波市土地开发整理中心和象山县国土资源局签订“耕地开垦委托协议书”文件

宁波市土地开发整理中心和象山县国土资源局签订“补充协议”文件(红圈为甲方无盖公章)

宁波市参加象山委托开发造地第二批项目验收人员名单:宁波市土地开发整理中心主任林合聚、宁波市农业局副处调孙景林、宁波市土地开发整理中心会计师孙明宫,三个验收人员不知道有没有背后个人“利益”?

    为了进一步了解“耕地置换”情况,《中国正义反腐网》笔者随从王家畈村民代表驱车赶往600多里外的象山县定塘镇沙地村现场查看。当郑村长得知消息后,当即表示不了解情况,并给村委会书记打手机联系。该书记一见面便摇头说:“好像是有一张这样的图纸,这本来是空对空的,你们何必当真呢?不过我们倒是欢迎你们慈溪的人来我村种地。”在《中国正义反腐网》笔者的再三追问下,这位领导才感到“不对劲”,便同上级汇报,而后指着村后陡峭的深山说:“是有这么回事,水库后边是新开垦的耕地,如果不怕辛苦就自己去看吧。”而当《中国正义反腐网》笔者一行步行攀爬到指定地点时,发现这里荒野纵横、一望无际,根本不存在新开垦耕地。

    为此,《中国正义反腐网》将继续跟踪报道事件的查处进展情况。

宁波市国土资源局虚假“耕地置换”设在象山县定塘镇沙地村“新开垦耕地”数百亩耕地变成一片荒山场地  程敏/摄

宁波市国土资源局虚假“耕地置换”设在象山县定塘镇沙地村“新开垦耕地”数百亩耕地变成一片荒山场地  程敏/摄

    《中国正义反腐网》编者按:近年来,在全国一些地方出现官商圈占土地、吞占土地赔偿金而激发民怨,致使上访群体事件不断发生。一些地方政府官员阳奉阴违,以“土地影响当地经济”为由不顾中央三令五申、抗拒《土地法》、违反国务院的土地征用流转政策条例及规定,从而造成了大量农村耕地流失。虽然经过历次土地违规违法查处风暴,依然收效甚微,有法不依、有令不行、欺上瞒下、武力剥夺农民土地和侵害群众权益的现象到处可见,民怨反抗和上访维权群体性事件不断升级,社会局部地区动荡、治安状况混乱。

    中共十七届四中全会提出加大查办违纪违法案件力度、健全权力运行和监督机制;最近,中央纪委专门会议强调,要严肃查处群体事件和重大事故背后的腐败问题,着力解决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突出问题;2009年12月22日,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二次会议开幕,首次审议村委会组织法,将维护农民利益纳入法制轨道。今年元月2日,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在视察农村时特别强调,要把加强和改善“三农工作”作为2010年度全党工作的重点来抓,以此改善民生、促进社会和谐稳定。随着2010年的春节临近,涉农群体事件及维权上访问题再次成为中央和各地“保民生、保稳定”的重要工作之一。为此,从今天开始,本网编辑部将对全国部分土地违法事件重点披露和跟踪报道,欢迎广大读者积极参与并提供线索证据。新闻热线:010--51296181

侵占基本农田上打着一块特大“一汽大众”奥迪广告牌 程敏/摄

侵占基本农田厂房一角写着“一汽大众”“慈溪驰奥”八个字 程敏/摄

侵占基本农田厂房一角“一汽大众”奥迪标致 程敏/摄

网友评论

推荐阅读

广西玉林公务员被迫兼职卖房 业绩影响晋升   中国楼市持续低迷,各地政府祭出各种招数促销房屋。广西玉林市所有公务员除了本职工作外,还被要求兼职“卖房”,鼓励农民进城,而卖房的成绩还关系到个人的晋升和绩效。 【详细】

深圳商务公寓去化难 促销折上打... | 微视频|取不出钱 数百储户河南... | 微视频|叫板中央?广西“老虎”...

微视频|黄码父女看病被警方指控“袭警” 辽宁丹东民怨沸腾   辽宁丹东女子带父亲外出取药,因为健康码显示“黄码”遭到警察拦阻,事后又被通报“袭警”。完整版视频还原事件经过,在网络上流传,引起舆论发酵。 【详细】

中国律师界“泰斗级人物”张思之... | 江苏33岁神秘女富豪挥5.6亿... | 微视频|河北三河燕郊商铺发生爆...

相关新闻

  • 暂无相关信息!
  •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