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首页> 土地侵占> 浏览文章
浙江:原省政法委书记之侄承包的“新西湖”工程占地迁民惹争议
时间:2006年12月02日 作者:徐 祥 新闻来源:中国正义反腐网

    为建杭州新天堂

    要让农工下地狱?

    中国正义反腐网【浙江讯】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而就在人间天堂的杭州,因为有老板要投资数十亿开设一杭州新西湖旅游区,而让杭州南胡农场数百农场工人流离失所,甚至还要被强行收走赖以生存的土地。至于补偿只是按照人头每人两万元,能在一定期限内办理一切手续的再奖励五千元,以后的生老病死与政府和他人无关。而两万多元只够农工们去交纳7、8年的养老保险,于是上有老下有小的30多岁左右的22名农工则四处上访并坚决不搬迁和交出土地。月前,当地政府出动武警和其他人员对该农场进行了强拆,并有两名上访农工被抓进派出所。而开发新西湖老板是前浙江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厅长,原浙江省人大主要领导的侄子。

    农场职工身份突遭置换

    上海公司看上农场土地

    杭州余杭区南湖农场1960年创建,位于杭州西郊余杭镇,距杭州20公里,农场占地近万亩,其中水田4500亩,旱地474亩,水塘1125亩。山林以及其他用地4000多亩。

图为谁可以听到铁蹄下的土地在哭泣?

    南湖农场滞洪区位余杭镇西南侧,东苕溪主要支流南苕溪上游,是东苕溪流域重要的分洪、滞洪区之一。南湖始建于东汉熹平年间,至今已有1700余年历史。

    最鼎盛时期,南湖农场有职工和家属共3、4千人,最高级别是副县级。到2000年农场开始走了下坡路,于是当时的余杭市政府(现余杭区前身)以余政办2000字206号文件,宣布南胡农场撤离南湖滞洪区,原农场的设备和资产统一由余杭市林水局下属的南湖滞洪区管理站接受管理。而那些被剥离关系的农场职工和职工子女家属和技术人员按照“三定两优”的原则处理:距离退休年龄10年以上的每人可以优惠承包12·5亩土地或7·5亩鱼塘。其余土地按照市场价格承包,但承包鱼塘面积不能超过240亩;符合优惠承包的对象到退休或符合领取生活费年龄后,不再享受优惠承包的政策。

    当时符合优惠承包的“三定两优”人员一共有76户,其余不少已经符合退休或提前退休的都愿意将身份进行置换,因为他们的退休和领取养老金问题全部可以解决,只不过原来到农场办公室领取退休金改成了到社会统筹保险公司领取而已。

    而那些原来从职业高中和中等专业技术学校分来的农场技术工人则是一致反对将他们的身份进行剥离置换。因为他们才30岁出头40不到,要等退休还要10-20年。

    当时分管官员在动员大会上将胸脯拍得山响:“你们放心,人家农民的承包土地还30年不变,我们难道还不如那些农民?还有我们这里也不会搞什么开发,水塘太多,人家老板想来投资造楼的话,地基都打不起!”

    前想后想后,76户享受“三定两优”政策的农工还是和政府签定了剥离协议和新一轮为期5年的承包土地政策。

图为挂在开发公司内的新西湖宣传资料

    时间一晃到了2004年,突然有一“大富豪”开发商看中了南胡农场上万亩地块和附近乡镇的一些地方。原来,该人就是上海盈丰兆业投资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斯正明。2005年3月经上海市合作交流委员会认证的上海市市外在沪241家大企业,上海盈丰兆业投资有限公司排位193。

    斯正明,浙江东阳人,30多岁,但其很有背景。他是原浙江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兼公安厅厅长,浙江省人大副主任斯大孝的侄子。他在浙江还有一个企业就是浙江盈华实业有限公司,该“盈华实业”更不可小瞧。该“实业”和“福布斯富豪”浙江广厦集团(600052.SH)董事局主席楼忠福曾经是合作伙伴。二公司在2000年的时候曾经合资开发过“中国第一卫星城”——杭州余杭天都城。当时浙江广厦和“盈华实业”合资5000万元,成立“浙江天都实业有限公司”,共同开发上述项目,浙江广厦占股90%。

    2000年11月8日,上述项目以“东方科学乐园天都城项目”的名义正式奠基开工。随后不久,盈华实业负责人斯正明成为天都实业副董事长兼总经理。

    2001年11月16日,“东方科学乐园”正式更名为天都实业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由楼忠福变更为斯正明。之后的三个月内,天都实业法定代表人再次变为楼忠福。

    2002年10月份,斯正明离开天都实业。2003年1月,浙江广厦集团又以全资子公司龙翔大厦的名义,收购盈华所持天都10%股份。至此,天都实业成为浙江广厦全资公司,斯正明与之分道扬镳。

    就在斯正明退出之前的数月,天都城的违规用地问题和因为国务院2003年已暂停了杭州地铁申报项目而导致杭州市政府地铁项目不能兑现等问题浮出水面。目前该“中国第一卫星城”还在建设中,不过前景不容乐观。

    斯正明为什么能在“天都城”出大问题之前全身而退?甚至他在这个项目上一分钱都没有亏?有消息人士分析认为,这和他的叔叔斯大孝在浙江省里做大官而信息灵通各种资源丰富有着很大关系。

    和“福布斯富豪”楼忠福分手后,神通广大的斯正明拿下了余杭区余杭镇南湖农场滞洪区土地的开发权,并准备出巨资打造中国杭州新西湖。

    在“杭州新西湖实业开发有限公司”麾下的“新西湖旅游网”上可以看到以下的宣传资料:杭州新西湖实业开发有限公司是由上海盈丰兆业投资有限公司投资注册的,上海盈丰兆业以房产、旅游投资开发为主,在上海、长沙、洛阳等地均有房产投资。

    在杭州市政府旅游西进战略的指引下,上海盈丰兆业在杭州余杭投资25亿开发原余杭南湖,欲将其打造成一个集娱乐、游水、戏水、休闲度假的新“西湖”旅游度假胜地。“新西湖”定位上将与城区西湖错位发展。

    新西湖总占地面积约为12平方公里,其中有5·22平方公里的湖面。新西湖紧靠02省道与杭徽高速,距杭州市区18公里,车行从杭州绕城公路起10分钟可达,交通非常方便。

    另外从2004年开始,杭州本土的诸多媒体就开始为这个“新西湖”不遗余力不惜笔墨和镜头地为其宣传造势。

    区区两万元欲买断农工

    人间新天堂下民愤难平

    2004年12月23日,杭州市余杭区南湖滞洪区管理站给农场所有承包土地和鱼塘的农工们下发通知说:南湖旅游开发建设属重点项目,现已进入实施阶段,南湖滞洪区的土地从2005年1月1日起,由南湖开发公司承租……现作如下通知:农田承包秋收结束后不再延续;鱼塘不准许再养殖;房屋要尽快搬迁。

图为报纸上把新西湖宣传为“大手笔”工程

    南湖农场的群众看到这样的通知后,马上像炸开了锅一样。这个说,我们是农场的工人,为什么不让我们承包,还要让老板们租赁去搞开发旅游赚钱?那个讲,给我们办理身份剥离时是怎么说的,白纸黑字在那写着呢!群情激奋下,上百个农工赶到杭州和区里进行了上访。

    没想到上访后问题没解决,2004年4月4日杭州市余杭区南湖滞洪区开发建设领导小组又下发了一个南开领(2005)2号文件。该文件将“余政办2000字206号文件”对农工有利的条款全做了推翻。而原来部分农工所享受的“三定两优”也被该文件剥夺。

    该文件规定:对原来享受“三定两优”现已经退休并领取生活费的人员,不再享受其他优惠;滞洪区内的城迁子女家属如果不愿意加入退管办领取一定的生活费,则每人发给1万元的补助;其他“三定两优”人员每人补助2万元,如果在2005年4月底能办理手续的则再奖励5千元。

图为上海盈丰兆业余杭大厅内的新西湖沙盘

    该文件一出,更让农工们气炸了肺。本来,剥离身份的时候,就有被骗的感觉,现在为了让“资本家”发财,竟然要拿区区2万多元把农工们就打发了。不过也有快要退休的农工还是感觉自己没有吃太大的亏而去开发办领了钱走人,至于原来在农场里住的房子全是公房,拆迁费只会和农场结算。于是有55名快要退休或者想回老家落户的农工拿了几万元钱后,乖乖的走了。

    而余下以姚金国和邵卫忠等22名岁数在30岁上下40不到的农工,于是开始了他们漫长的上访之路。上到杭州下到余杭,他们自己都数不清总共去了多少个衙门,但全被当作皮球一样被踢来踢去。

    上访的农工们为自己算了一笔账,平均每个农工承包30亩土地,每年就可以有1万到2万的收入,整个家庭的开支和孩子的上学费用全够了,而现在他们只想一次性给2万多元就买断农工的一切优惠政策。而这2万多元钱够让这些失去土地、失去生活来源的老百姓用几天?按照个人到有关部门交纳每月300多元各项保险费用来计算,7、8年左右,就要将那一次性补贴的钱花完。而到那个时候上访的22个农工最大的也才40几岁,到时他们的劳保福利养老保险又拿什么去做保障?如果让他们都去打工,一个个只有农场工作经验学历又不高的农工,谁能保证他们会找到相应的工作?难道让他们和农村进城的年轻力壮的农民们一样去卖苦力?那样的话没有一个老板愿意录用岁数偏大力气不够的农工们。

    上访农工代表为此说:“我们现在的遭遇真的是当官的为了搞政绩工程,大老板们为了搞人间“新天堂”而不顾我们老百姓的死活,在剥夺我们生存的权利,这样不是把我们朝地狱里推吗?!”

    “现在我们这里就是在玩官商勾结而不顾我们老百姓的死活,其实很多大老板都在玩空手道,他们先以优惠政策拿下这几万亩土地的开发权,然后再去招商。等人家经营各个项目的资本方把新西湖建起来了,他们再利用这边的环境和土地搞一些高档房地产的开发,到那个时候,钱就会哗哗的流到他的腰包里去。真是一箭双雕啊!”余杭一民间人士说。

    2006年6月底,记者在上访代表们的带领下,在南湖农场的滞洪区看到,一台台挖土机正在农田里抓土挖沙,二十多辆挂着安徽牌照的翻斗车正穿梭在农田中而将沙土运送走。一翻斗车司机告诉说,他们将土都送到了杭州附近的一大型砖瓦厂。

 

图为贴在墙上的拆迁告示和人去房空的农工宿舍

    上访农工代表为此表示,单是出卖这里的沙土,杭州新西湖实业开发有限公司就可以将挖塘的各种费用相抵甚至还会有很大一笔的节余。

    对于这个新西湖旅游项目浙江省上下,都是十分的重视,该项目不单是杭州的重点工程而且还是浙江省“十一·五”重点旅游项目。

    2006年6月17日杭州日报报业集团《城乡导报》报道说,2006年5月9日,在美国纽约“中国浙江周”开幕式上,新西湖实业开发有限公司和美国海陆国际投资集团合作投资8000万美圆成立杭州南湖游艇俱乐部,浙江省省委书记习近平参加签证仪式。

    2006年7月6日,记者再次来到杭州余杭南湖农场滞洪区发现,继上次对农场土地灌溉系统停电停水后,开发者又再次对鱼塘进行了停电和用挖掘机挖掘。因为部分农工抵抗,而发生了小规模的冲突。

    一养鱼的农工哭着说:“他们简直就是强盗,我家鱼塘里还养着鱼呢!另外他们2006年4、5月份的时候还动用警察将我们两个带头上访的农工抓进了派出所。虽然很快就被放出,不过这样一来,许多农工都打了退堂鼓,他们真的也怕被抓进去。”

    另从2006年7月中旬开始,杭州余杭南湖农场滞洪区将那些拒绝搬走的鱼塘进行了干塘放水,最后那些鱼都按5毛—1元钱一斤做了贱卖处理。

    另一农工则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都明确表示要保护私人财产,难道我们养的鱼和种的庄稼就不是私人财产吗?

    2006年8月4日,记者为此电话采访了斯正明,斯正明电话中告诉说,  他正在香港出差,所有问题他都不是太清楚,他只是承包新西湖的建设工程而已。

    2006年10月2日,从杭州又传来消息说,农场几个工人代表再次给浙江省有关部门发去了上访材料,他们真心希望在中央严查土地违规的大背景下,他们的问题能尽快得到重视和解决,并还他们一方寸之地,而留与子孙耕耘。【作者:徐 祥】

网友评论

推荐阅读

全国多城4月财政收入大减 企业忧苦日子很长   中国多城市采取疫情封控措施,外贸与房地产均受到打击,全国多个城市公布4月份财政收入下跌超过30%,深圳同比下跌44%,苏州下跌49.6%,多个城市下跌幅度超过三成以上,深圳一企业人士告诉记者,若持续封控,下滑空间会更大。 【详细】

民众:银行开始限制活跃账户网上... | 受疫情影响 上海咖啡连锁企业M... | 浙江移动手机用户须登记 否则将...

中国A股近四成企业亏损 11家亏逾百亿   中国A股上市公司近日基本完成了2021年业绩年报的提交,其中近四成公司去年的业绩净亏损,有11家企业亏损逾百亿,有两百多家企业面临退市风险。 【详细】

320万元投资仅剩2千多 北京... | 知名饮料汇源饮料再被强制执行8... | 湖北潜江清零信访积案通报被指作...

相关新闻

  • 暂无相关信息!
  •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