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首页> 经济与法> 企业视角> 浏览文章
河南新乡“中原首富村”沦为负债村 村民对集体经济失信心
时间:2022年01月02日 作者:程敏 新闻来源:中国正义反腐网-《反腐廉政月刊》杂志

       中国正义反腐网-《反腐廉政月刊》杂志社综合讯:(公民记者程敏报道)河南新乡县七里营镇刘庄村曾被官方吹捧为“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典范”,如今从“中原首富村”变为了负债村。该村两大企业被指长期欠薪、贱卖村民集体财产,引发村民抗议示威事件。村民对政府的所谓集体经济模式已失去信心。


河南新乡华星药厂.png

河南新乡华星药厂(图片来源:资料图


       刘庄村分别在1985年和2007年投资的兴建华星药厂和绿园药业,是中国最大的青霉素生产商,这两家药企一共十几亿的年产值由村民集体所有,该村因此被外界称为“中原首富村”。


史来贺(出生1930年—逝世2003年4月23日).png

▲史来贺(出生1930年—逝世2003年4月23日)图片来源:网络 / 合成


       史来贺任刘庄村村书记长达51年,他以集体经济的模式发展刘庄村,使该村致富。刘庄村被官方媒体吹捧为“坚持集体经济”的先进农村。中央多任领导人曾经视察刘庄。


       史来贺2003年去世后,他的儿子史世领接任书记,该村经济情况开始发生变化。


       据媒体报道,至去年12月初,华星药厂有数百名失业的村民,聚集在厂内追讨欠薪。此后村民看守药厂大门,他们害怕领导层贱卖厂内的设备,令几代人打拼下来的资产化为乌有。


       员工杨先生表示,他被拖欠约3万元(人民币,下同)薪资,失业在家。该厂2018年的工资一直没有结算,直到2019年才按原先薪酬的七成发放工资。企业现时靠变卖旧设备出粮,厂房几近剩下地皮。


       杨先生说,2021年的工资就是靠变卖资产发放的,经营这么多年没有利润,一直靠贷款发放工资,药厂上月底更以冬奥即将举办、要环保管控为由,宣布停工休假,但没提及何时复工。


       他表示,村内九成的劳动力都靠在华星药厂和绿园药业工作维生,现时全村变相失业,很多人外流,他亦打算过年后外出打工。村里的财务这么多年没有公开,领导随心所欲,想干什么干什么,现在我们村的债务有多少,没有人知道。


       刘先生批评,不确权也就是浑水摸鱼,“这种模式对他(史世领)个人最有利,挂集体的名义,实际上搞自己的小金库,我对集体经济是没有信心的”。


       据媒体去年12月报道,村民透过换届选举,选出了新代表,但史世领不当是一回事,“他们还是霸占了村委会主任这个位置,公章不交也不开居民大会。我们这一次闹就是必须要他下台、必须要查账、必须要公开账目”。


新乡华星药厂废物倾倒麦田周边大面积废物散发阵阵恶臭.png

▲新乡华星药厂废物倾倒麦田周边大面积废物散发阵阵恶臭图片来源:资料图


       2012年,据媒体报道,记者往新乡县七里营镇毛滩村。从107国道辅道下行约2公里,“河南省新乡县七里营镇毛滩村基本农田保护片”的石牌矗立在道路北侧,而此时,已能闻到一股刺鼻气味。


  自西向东行驶的路上,道路两侧逐渐出现越来越多的“黑褐色”土堆,这些土堆与其他土堆有明显不同,除了散发阵阵恶臭,还呈现不同程度的龟裂,有些土堆上还附着白色粉末,或有未风干的红褐色液体。据附近村民指认,这些都是刘庄药厂(新乡华星药厂)倒在这的“药渣子”。


新乡华星药厂倾倒在麦田边的废物.png

▲新乡华星药厂倾倒在麦田边的废物(图片来源:资料图


       2015年,刘庄村两间药企因排污多次受到处罚,被勒令停工。此时刘庄的资金链出现断裂危机,除了要向银行借新还旧,还要问村民集资,至2020年9月被法院判决村集体财产,包括土地、厂房等都要拿出来拍卖还债。


       刘国富见证了村庄在集体经济下的兴衰,他得出这样的结论,“不可行的,产权不清晰是不可能,必须要产权清晰。(这)三、四代人都是被愚弄的那一代,被他们灌输的集体富裕什么的,产权不清晰是不可能的。”


       除刘庄村外,江苏华西村在90年代成了官方宣传的中国首富村,被当作“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典型。


江苏华西集团有限公司陷入“挤兑”风波,数百名村民冒雨排队兑付图片来源:视频截图)


       今年2月,江苏华西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华西集团”)传出因亏欠400亿巨债而濒临破产,当地大批村民排长队冒雨取钱,华西集团的入股分红也从30%变成了0.5%,引发村民恐慌。


       2016年4月,曾被官方视为农村改革前沿地的安徽省滁州市凤阳县小岗村,面临经济发展缓慢、村委组织涣散、集体土地被占用等问题。


       据《令人震惊的凤阳小岗村现状》一文描述,被树立起来的典型小岗村得到社会多方的无偿援助,但到2004年,小岗村还很穷、很乱。2003年全村人均收入只有2000元,低于全县平均水平,村集体欠债 3万元,人心涣散,村里连续多年没有选出“两委”班子,村里乱建房、乱倒垃圾普遍,环境很差。


       南京农业大学陈文林教授认为:小岗现在应该是“落后”的代表!


网友评论

推荐阅读

广西玉林公务员被迫兼职卖房 业绩影响晋升   中国楼市持续低迷,各地政府祭出各种招数促销房屋。广西玉林市所有公务员除了本职工作外,还被要求兼职“卖房”,鼓励农民进城,而卖房的成绩还关系到个人的晋升和绩效。 【详细】

深圳商务公寓去化难 促销折上打... | 微视频|取不出钱 数百储户河南... | 微视频|叫板中央?广西“老虎”...

微视频|黄码父女看病被警方指控“袭警” 辽宁丹东民怨沸腾   辽宁丹东女子带父亲外出取药,因为健康码显示“黄码”遭到警察拦阻,事后又被通报“袭警”。完整版视频还原事件经过,在网络上流传,引起舆论发酵。 【详细】

中国律师界“泰斗级人物”张思之... | 江苏33岁神秘女富豪挥5.6亿... | 微视频|河北三河燕郊商铺发生爆...

相关新闻

  • 暂无相关信息!
  •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