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首页> 经济与法> 浏览文章
广东:江门人大代表欠农民35万竹款3年未结清
时间:2009年09月01日 作者:曹攀峰 新闻来源:南方农村报

    在海宴镇农民看来,广东台山市水步镇人刘均亭是不差钱的。他身上的光环——江门市人大代表、台山市政协常委、台山市工商联主席、台山商会会长等,无一不证明他是个成功人士。

    “人家夏天还穿西服,打领带呢。”8月18日,针对刘均亭夏日里装有空调的生活工作环境,聚拢在一起的村民调侃道。

    而就是他,如今仍欠海宴镇42户农民近35万元富贵竹收购款。

    “陈洪阳,15116.00;陈国欢,16387.89;……甄明俊,13283.60。”海宴镇农民给了记者三页纸,上面详细记录了欠款名单和数额。

    42户农民被欠60万元

    海宴镇地处台山市西南部,濒临南海。自1999年开始发展花卉产业至今,花卉业已成为海宴镇的支柱产业,据台山市海宴镇信息网显示,目前全镇花卉种植面积9000亩,富贵竹是花卉产品中的重要一项。

    大面积种植富贵竹,造就了繁荣的富贵竹收购及加工市场。大约在2005年前后,刘均亭成立了海宴镇环球竹艺厂(刘表示,这个厂没办相关证照,是手下人在操作,下称“环球厂”),加入了富贵竹收购及加工市场。刚开始经营的2005年,并无欠款事件发生。和其他公司一样,环球厂在收购富贵竹,拖欠竹款几个月后,即会向农民支付足额的收购款。

    然而,时间迈进2006年,竹农们却遭遇了长时间的欠款。

    对当年的情形,海宴镇联南村村民郑夫(化名)至今印象深刻。2006年,他种植的6.2亩富贵竹全部卖给了环球厂,应得富贵竹款共4万余元。本以为跟往年相同,拖欠竹款两三个月后,环球厂就会支付足额款项。等待数月后,郑夫多次到环球厂要钱,但每次都未曾拿到全部款项。

    “每次只给三五千。”8月18日,郑夫回忆说,直到2007年春节前,包括在订购合同中的8000元订金,郑夫共收到环球厂2万多元的货款。

    “每次打电话,他都说很多好话,说我们农民不容易,会想办法尽快还钱。”郑夫苦笑说。

    当环球厂拖欠农民富贵竹款长达半年的情况出现时,本地的富贵竹收购市场,并未因此发生震荡。2007年,虽然遭遇欠款的联南村民已不再将富贵竹卖给刘均亭,但海宴镇其他村,如蛋塘村,依然有村民将富贵竹卖给环球厂。

    事实上,2007年富贵竹市场低迷、厂方需求量较少也是竹农们把富贵竹卖给刘均亭的原因之一。“如果不卖给他,就没人收购。”就这样,在多种因素作用之下,又有一部分村民加入到“债主”的行列。

    2008年春节前,刘均亭又陆续付给村民部分款项,但仍未全部结清,综合起来计算,仍有42户农民被欠款,总额为60多万元。

    主动贷款还农民钱

    对于海宴镇农民而言,2008年是灾难之年。在富贵竹生长的关键季节,9月,超强台风“黑格比”不期而至,覆盖富贵竹的遮光棚被掀起,处于生长期的富贵竹裸露于猛烈的阳光之下。为了恢复生产,竹农们只得再次建起遮光棚。

    “很多农民没钱再建,只能向亲戚朋友借钱。”8月31日,郑夫对南方农村报记者说。

    除了恢复生产艰难外,当年富贵竹的质量和产量都不高,也为此,很多农户的收入遭受重创。年底,经台山市海宴镇花卉协会与刘均亭协调,刘答应在春节前拨付给农民部分拖欠款项。

    2008年腊月二十九,正在家中忙活过春节的郑夫接到海宴镇花卉协会工作人员的电话。

    “对方说有钱可以拿了,下午有时间到海宴镇农信社去一趟。”郑夫回忆说。

    也是事后,郑夫才知道,刘均亭从水步镇农信社贷款50多万元,而后转账至海宴镇农信社。当天,根据刘均亭提供的欠款名单及欠款金额,海宴镇农信社工作人员将款项一一打到村民的账户上,没有账户的村民可以到信用社领取现金,海宴镇农信社工作人员加班至夜晚9时,才忙活完毕。

    就这样,腊月二十九日当天,42户欠款农户中,有39户拿到了一半数额的被欠资金,总数近23万元。同时,刘均亭承诺,所欠余款年后结清。

    然而,借银行钱还农户款的做法后来屡遭村民诟病。

    农民们聚在一起嘀咕,“农信社贷给他50多万元,他只还20多万,其他的钱哪里去了?”村民们大多认为,“那些钱被刘均亭挪用干他自己的事情了”。

    海宴镇委一直跟踪处理此事的副书记樊作明对此举颇为反感,“你贷了那么多钱,只还给农户一部分?”樊副书记表示,农信社贷款给刘均亭还款之事,他并不清楚,“如果是我们经手,肯定得全部还给农民。”

    信访局建议诉诸法律

    年后,刘均亭并未兑现自己还清款项的承诺,焦急的农户想到了借助“政府的帮助”,给刘均亭施加压力。2月10日,竹农们联手写了一份请愿书,希望此事能引起政府的重视。

    此举确实引起了海宴镇政府的关注。3月的一天,在海宴镇政府的斡旋下,刘均亭和竹农代表坐在一起沟通,台山市公安部门和信访部门均派代表列席会议,并做了见证。当天刘均亭再次承诺:“欠农户的钱6月底全部还清”。

    转眼间,6月已过,农户们依旧没有拿到剩余款项。

    樊作明对此头痛不已,并感觉压力极大,正如海宴镇人民政府文件“关于协助处理刘均亭拖欠海宴镇农户富贵竹货款的信访事件的请示”一文中所说:“(此事)在我镇影响极坏,给我镇的维稳工作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他(刘均亭)在水步镇有一块地,人家给300万,他不愿意卖,非要550万元才行。可他欠农民的钱就是不还。”海宴镇政府一名工作人员透露。

    在6月以前,为了及时化解海宴镇农民与刘均亭之间的债务纠纷,海宴镇政府曾出面约见中国农业银行台山支行的有关负责人,“请求银行贷给刘均亭50万元”,不过银行方面并不同意借款。

    7月,海宴镇30多位被欠款农民又自发来到台山市信访局,希望信访部门协调解决。

    “他们属于经济纠纷,事实上我们可以不管。”8月19日,台山市信访局黄副局长表示,“不过为了维稳,我们也接待了他们。”

    台山市信访部门给予两项答复,一是及时联系刘均亭,沟通此事;二是如若实在没办法,希望海宴镇农民借助司法途径解决。

    协调仍未果,而更让村民气愤的是,目前已经很难联系上刘均亭,“他的手机一直关机。”对于将来如何追债,村民颇感踌躇。

    “我建议他们诉诸法律。”8月19日,黄副局长再次对南方农村报记者强调。

    保证春节前把款还清

    刘均亭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诺

    8月31日,就在发稿前,记者电话联系上了刘均亭,针对农民提出的诸多疑问,刘均亭一一做了回答。

    南方农村报:能谈一下您欠农户款的过程吗?

    刘均亭:在海宴镇收购富贵竹,一般遵循这样的规则,比如一支竹子5角,通常先付1角的订金,余款要等到一个月,甚至3个月后才付。2006年到2008年6月,我大约收购了500多万元的富贵竹,期间款项也是不间断地支付给农民。我那个厂(环球竹艺厂)是在2008年6月不做的,总共欠农民60多万元的富贵竹款,这样算起来,也才欠了一年多。

    南方农村报:有农民说他的款项是2006年被欠的?

    刘均亭:这个事情我不清楚。收购富贵竹是我的手下经手的,我的几个手下现在也是大老板,他们可能做了手脚。

    南方农村报:具体欠款您都不清楚,那2009年春节前,您还愿意给农民发放欠款?

    刘均亭:那个欠款名单是由海宴镇农民提供的,那时正好临近春节,我也没时间核对,就决定先按照一半的数字发给他们,以后多退少补。

    南方农村报:贷款的过程是怎样的,共贷了多少款?

    刘均亭:我主动找到水步镇信用联社贷了55万元。除掉一部分利息,可以还给农民50万左右的款项。

    南方农村报:根据农民提供的账单,他们好像只拿到了不到23万,有人说剩下的钱被您挪用了?

    刘均亭:我可以发誓,我一分钱都没动。付款都是通过信用社之间转账进行的,我可以把转账单提供给你。(截止发稿前,本报编辑部并未收到相关帐单。)

    南方农村报:那剩余的钱到哪里去了?

    刘均亭:我也不知道,说不定有人在搞鬼。

    南方农村报:此前,您曾保证6月底会把剩余的欠款全部结清?

    刘均亭:是的。当时我打算把我下面的环球电器厂转卖,来把农民的帐结清。按照市场价格,本可以卖到550万元,但是那个买家只肯出300万,相差太远,我就没卖。后来也就没能履行承诺。

    南方农村报:您这么多的家业,为何欠农民款这么久?

    刘均亭:我也不想,我已经很努力还款了。在我做富贵竹生意时,荷兰一家公司欠了我900多万的款项,至今没还,把我害惨了,我现在很多公司都已经倒闭了。不过,我会努力还,保证春节前一定把款还清。

    南方农村报:现在很多农民都说联系不上您。

    刘均亭:不可能,我的手机一直开着。有时可能我在开会,没有接听。

网友评论

推荐阅读

广西玉林公务员被迫兼职卖房 业绩影响晋升   中国楼市持续低迷,各地政府祭出各种招数促销房屋。广西玉林市所有公务员除了本职工作外,还被要求兼职“卖房”,鼓励农民进城,而卖房的成绩还关系到个人的晋升和绩效。 【详细】

深圳商务公寓去化难 促销折上打... | 微视频|取不出钱 数百储户河南... | 微视频|叫板中央?广西“老虎”...

微视频|黄码父女看病被警方指控“袭警” 辽宁丹东民怨沸腾   辽宁丹东女子带父亲外出取药,因为健康码显示“黄码”遭到警察拦阻,事后又被通报“袭警”。完整版视频还原事件经过,在网络上流传,引起舆论发酵。 【详细】

中国律师界“泰斗级人物”张思之... | 江苏33岁神秘女富豪挥5.6亿... | 微视频|河北三河燕郊商铺发生爆...

相关新闻

  • 暂无相关信息!
  •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