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首页> 土地侵占> 国土违法> 浏览文章
浙江温州红枫山庄能否获得土地划拨?
时间:2008年09月10日 作者:钟文 新闻来源:中国企业报

点此在新窗口浏览图片

红枫老人公寓变成“红枫山庄”


       温土建[1999]16号明确规定“你方(红枫山庄)应依法缴纳各种费税,并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书规定,缴纳土地出让金。”


       日前,本报刊发了浙江温州市有关群众反映的温州红枫山庄老人公寓(以下简称红枫山庄)打着公益旗号骗取国家土地划拨等问题的报道。报道出来后,很多读者纷纷打电话或者写信给报社,质疑红枫山庄是否有权获得土地划拨?温州市国土资源局有什么权利不执行温州市政府的会议纪要?而温州市政府为何不督促国土资源局执行593次专题会议纪要?带着这些问题,本报记者再次赶赴温州进行了调查采访。


       为了解红枫山庄当时土地的划拨情况,记者在温州市国土资源局档案室查找到了当时的土地划拨材料。


       温州市土地管理局(温土建[1998]255号)“关于同意征用渔渡村土地、征收国有土地并划拨给温州市鹿城区红枫山庄老人公寓使用的批复”显示,经市人民政府批准,同意征用仰义乡渔渡村废耕地4.986亩,征收国有土地10.418亩,共15.404亩土地划拨给红枫山庄;温土建[1999]16号“关于同意收回国有土地并划拨给温州市鹿城区红枫山庄老人公寓使用的批复”显示,经温州市人民政府同意,将12.24亩土地划拨给红枫山庄;温土字[2001]154号国有土地划拨决定书显示同意划拨28900平方米(合43.393亩)划拨给红枫山庄。


       至此,红枫山庄共获得温州市政府的土地划拨约71.037亩(其他材料显示为69.818亩)。


       据温州市国土局用地处朱剑云处长介绍,当时给红枫山庄划拨土地的依据主要有两个文件,一是国家民政部第19号令,二是浙政发(1998)65号文件。并指出,在当时的历史背景下,只能依据这两个政策进行土地划拨供地。


       “依照这两个文件划拨土地太牵强。”北京中伦文德法律事务所合伙人律师孙梓祥告诉记者,这两个文件并不能显示红枫山庄有获得土地划拨的权利。他告诉记者,为了加强对社会福利机构的管理,促进社会福利事业的健康发展,根据有关法律,1999年12月30日,国家民政部颁发的第19号令《社会福利机构管理暂行办法》只是指出“社会福利机构享受国家有关优惠政策”,并没有规定社会福利企业一定要给予土地划拨。浙江省人民政府(浙政发[1998]65号)《关于加快发展社会福利事业的通知》也只是要求各级政府要制定优惠政策,给予多方面的扶持。对新办的福利事业项目,优先审批建设用地,免收造地费,造地专项基金和土地管理费,适当减免土地测量费。


       “如果按照温州市国土局的逻辑,那其他的福利企业也应该有权利获得国家土地划拨的权利。因此,如果仅对红枫山庄给予土地划拨,这对其他民办的社会福利企业是不公平的,甚至是对他们的歧视。这样做甚至会伤害他们热心社会福利事业的感情,不利于促进社会福利事业的健康发展。”孙梓祥认为,浙江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快发展社会福利事业的通知”非常明确,对这样的企业是要扶持,要采取优惠政策,甚至免收一些费用。同样也没有指出可获得土地划拨。


       “按照相关的法律规定,红枫山庄本身就不具备土地划拨的条件。”浙江省国土资源厅一位要求不署名的干部告诉记者,首先是红枫山庄的企业性质决定了它不能获得土地划拨。按照规定,只有非营利性企业才能获得土地划拨。从红枫山庄的工商登记来看它是营利性企业;其次,从红枫山庄目前的经营方式来看,它已经在经营。红枫山庄是以收取长期租金的方式把房屋租赁出去。国家有关法律明文规定,划拨的土地不得转让、出租,确需转让、出租的,应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城镇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和转让暂行条例》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城市房地产管理法》向土地批准单位签订出让合同,补交土地使用权出让金;其三,从投诉人反映的情况看,其实红枫山庄是在出售其房屋,尽管目前还拿不到房屋产权,就更不允许了。


       对于第三点,从温州的一些网站上也能得到证实。打开温州房产网、温州房地产门户网、看房网等温州市的一些地产网站都能找到有关红枫山庄房屋出售的信息,单价每平方米已经超过4000元,而据了解原来长期租赁的价格每平方米只有2000元,价格已经翻了1倍。


       其实,对于这位干部指出的问题,温州市国土局的三个土地划拨文件本身都已经有明确的规定:本文所划拨的土地使用权不得转让、出租。而在温土建[1999]16号第二款土地政策处理更是明确规定“你方应依法缴纳各种费税,并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书规定,缴纳土地出让金。”


       “难以理解。”孙梓祥指出,在土地划拨文件中已经明文规定要求缴纳土地出让金,温州市国土局不仅不执行,还积极的为企业搪塞、辩护,甚至对市政府2003年593次会议纪要的执行讨价还价,最后不了了之。


       “要交的钱我们已经交了,有问题也是政府的。”这就难怪红枫山庄的法人胡方云敢这样叫嚣。


       对于红枫山庄能否获得土地划拨,是历史遗留问题还是政府失职甚至不作为,本报继续予以关注。

网友评论

推荐阅读

广西玉林公务员被迫兼职卖房 业绩影响晋升   中国楼市持续低迷,各地政府祭出各种招数促销房屋。广西玉林市所有公务员除了本职工作外,还被要求兼职“卖房”,鼓励农民进城,而卖房的成绩还关系到个人的晋升和绩效。 【详细】

深圳商务公寓去化难 促销折上打... | 微视频|取不出钱 数百储户河南... | 微视频|叫板中央?广西“老虎”...

微视频|黄码父女看病被警方指控“袭警” 辽宁丹东民怨沸腾   辽宁丹东女子带父亲外出取药,因为健康码显示“黄码”遭到警察拦阻,事后又被通报“袭警”。完整版视频还原事件经过,在网络上流传,引起舆论发酵。 【详细】

中国律师界“泰斗级人物”张思之... | 江苏33岁神秘女富豪挥5.6亿... | 微视频|河北三河燕郊商铺发生爆...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