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首页> 上访维权> 政府截访> 浏览文章
微视频|2020年全国两会期间国家信访局关闭 大批访民被送往久敬庄
时间:2020年05月20日 作者:程敏 、民正 新闻来源:中国正义反腐网-《反腐廉政月刊》杂志

       中国正义反腐网-《反腐廉政月刊》杂志社北京讯:公民记者程敏 、民正报道疫情下2020年全国两会即将召开,连续两天有大批访民来到国家信访局,但该局的大门紧闭,这些访民不是遭到驱赶,就是被警察押上大巴车送往久敬庄。


S__1744898-1-600x400.jpg

5月18日圆定国家信访接访日,因疫情关系继续关闭,大批访民来到国家信访局后被一车车的送往久敬庄。(视频截图合成图)


       18日早上,有访民在国家信访局前被警察带上停在路边的大巴车上,大批的访民被送往久敬庄。


上访人正在大客车上被押送到北京市久敬庄接济服务中心,等待驻京办遣回。(视频截图)


视频【进京上访人被押送到北京市久敬庄接济服务中心】


       19日中午,访民“真实”(网名)独自一人到了国家信访局,这个时间上访人员已经不多了,她说:“警察比上访人员还多,到处是警察。”


       她站在国家信访局门口拍了张照片,警察立刻过来驱赶她,哪儿都不让她停留。她的动作稍慢点,警察就动手推她。“我说你别碰我,你怕我也怕,咱俩留点儿距离,我听得懂说话。”“真实”说。


       于是,“真实”离开国家信访局;往河边走,看见路边停了好长一排的大巴车,她想:“没人拍呢,我也拍拍那些大巴车啊。”她说,“全是便衣,警察都不让在那儿走,在那儿走就追着赶人:赶紧走!不让在那儿待。”

S__1744899.jpg

5月19日中午,访民“真实”在国家信访局。(受访者提供)


S__1736741.jpg

5月19日中午,访民在国家信访局旁路边拍到停靠着一长排截访用的大巴车。(受访者提供)


地方和北京联手抓捕遣返在京访民



       访民向来被政府视为不稳定分子,重要会议期间总是不让他们留在北京,这样的政策导致各地截访猖獗。


       18日深夜,长期在京的上海访民张花和吴林妹在长阳区的租屋处被上海驻京办和长阳派出所联合抓捕,二十多名警察闯进屋内将她两人带走。


W_20200520155201.png

1.png

WeChat_20200520155201 (1).png

5月20日上午,国家信访局前全部是有来自各省的截访人员、警察比上访人员还多,到处是截访人员和警察。(视频截图)


       张花告诉记者,她和吴林妹长期在北京,一边工作一边上访。她说,“昨晚11点半左右,她俩被上海驻京办和长阳派出警察带到北京右外东庄90号的接济中心,今天早上乘高铁回上海,现在还在高铁上。”


       从张花提供的视频中可以看到,今早有不少访民被从北京押送回上海。


视频5月20日上午,国家信访局前全部是有来自各省的截访人员、警察比上访人员还多,到处是截访人员和警察


       江苏省南京市建邺区访民伊俊秀16日在北京被建邺区江心洲街道的工作人员押回南京隔离。火车抵达南京南站时,来了两名冒充防疫人员的黑保安,把伊俊秀接到庐山路288号的高盛阁酒店1911房间拘禁,至今已经三天了。


       伊俊秀发出求救信息说,这是对上访人员报复的新手段,两个和他一起从北京回南京的政府人员在北京待了半个月回来没有隔离、没有做核酸检查。


各地截访事件频传



       与此同时,各地也陆续传出访民被“维稳”的事件。


       据访民提供的消息,重庆大渡口区的赵安秀因16日在微信群里发文传递在北京的重庆访民胡文娟、陈长海、陆远芳、赵亮、胡贵琴等人失联的消息,呼吁大家关注,并要大家瞪大眼睛看土匪怎样作恶。


QQ图片20200520103246.png

QQ图片20200520103438.png

到国家信访局去的访民被警察押上大巴车送往久敬庄。(视频截图)


       18日傍晚,几个大渡口区的警察强行闯入赵安秀家中,抢走了她的手机,警告她不许在两会期间发消息。


       此外,江苏省常州市也传出多人失联的消息。王岳兴、谈章祥被当地政府软禁在北京永定门宾馆504房间。


       18日段菊英在常州火车站要搭车去上海时,被三井派出所警察(警号052748)和信访办主任拦截。封成成也传出被控制在当地派出所,现在无任何消息。


       网民“玛卡‧妈妈”说:“国家信访局门关了,地方政府还在各地穷凶恶极地拦截,限制举报人的人身自由,地方政府病得不轻!”


网友评论

推荐阅读

曾是千万富翁老总破产 流浪深圳街头拾荒为生 妻儿拒相认   近日网络流传一则消息称,有人在深圳街头救助一名流浪老人姜元陈,结果后来发现曾经拥有三家公司,对方曾是深圳市圣龙发食品工业有限公司等三家公司的董事长,身价高达数千万,因供应商欠款,导致资金链断裂,最终破产,流浪街头,成为拾荒一族,经历让人唏嘘。相关消息引起社会关注。 【详细】

中国猪企温氏股份去年预亏至少1... | 中国城乡收入差再加大 挑战“共... | 上海女成“最惨购房人” 房子没...

河南教育厅新规:接受校外培训者被记入个人诚信档案   河南省教育厅最近下发文件,要求学生签署不参加非官方校外培训的《承诺书》,违者将纳入学生个人诚信档案。 【详细】

微视频|河南郸城县长董鸿扬言“... | 揭露成都大量别墅违建后 媒体人... | 中国房企面临6589亿债务 惠...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