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首页> 上访维权> 政府截访> 浏览文章
微视频|浙江温州访民进京开庭在机场遭非警务公安截访,警方制造假“袭警罪”成迫害访民新莫须有的罪名
时间:2021年08月27日 作者:程敏 新闻来源:中国正义反腐网-《反腐廉政月刊》杂志

       中国正义反腐网-《反腐廉政月刊》杂志社浙江讯:公民记者程敏报道北京庆祝建党100周年前,全国一部分遭地方政府及公安非警务截访的访民,还有的被刑事拘留,罪名花样百出,包括寻衅滋事罪、诽谤罪、袭警罪等等,这些罪名成迫害访民新的“莫须有”罪名。中国政法大学法律学者认为,这个袭警“新罪名”标准宽泛,是这个国家越来越警察化的一种表现。


浙江温州访民余来怀和妻子吴文燕在温州龙湾国际机场T2航站楼遭地方政府及警方绑架,暴力截访。.png

▲访民余来怀和妻子吴文燕在温州龙湾国际机场T2航站楼遭地方政府及警方绑架,暴力截访,面部、手臂、手腕多处受伤。(受访者提供 / 合成)


访民进京开庭在机场遭公安暴力拦截



       浙江温州访民余来怀近日告诉记者,“今年6月16日下午3:25分在温州龙湾国际机场T2航站楼乘坐MU5293航班去北京,为了6月17日下午14:30分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开庭(案号:(2021)京0101264号),6月16日14:30分左右,我夫妻俩在机场205登机口准备登机时,先后来了永嘉县公安局民警及街道工作人员(包含村委会人员)10多人,强行将我们夫妻两人带离机场,不让我们去北京开庭。”


       余来怀多次向他们(民警及街道工作人员)解释,我们这次是去北京开庭,开庭时间为6月17日,而不是去北京上访,而当地公安截访人员根本不给你解释。

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案号为(2021)京0101264号的案件开庭通知。.png

▲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案号为(2021)京0101264号的案件开庭通知。(受访者提供


       余来怀夫妻俩龙湾国际机场被公安强制拦截带到温州市龙湾区海滨派出所,并将吴文燕被强行拖下车,带着手铐(被当成罪犯对待),被抬着下车,几乎是拖着进派出所,当时有海滨派出所某领导看见说,你们不能这样对待她(指吴文燕),不能拖着进办案区,后来又把吴文燕拖回大门口一个角落。然后,在派出所给我们做了笔录。一直到6月17日1时多,永嘉县公安局民警借用在龙湾海滨派出所里出具一份《永嘉县公安局拘留通知书》永公(刑)拘通字(2021)00998号向吴文燕宣布,该《通知》称“根据《刑事诉讼法》第八十二条之规定,我局已于2021年6月17日1时将涉嫌“袭警”罪的吴文燕刑事拘留,现羁押在永嘉县看守所。”


6月17日1时,永嘉县公安局出具一份《永嘉县公安局拘留通知书》永公(刑)拘通字(2021)00998号,吴文燕被莫须有涉嫌“袭警”罪名。.png

▲6月17日1时,永嘉县公安局出具一份《永嘉县公安局拘留通知书》永公(刑)拘通字(2021)00998号,吴文燕被莫须有涉嫌“袭警”罪名。(受访者提供)


       余来怀质问,“你们几名没穿警服的男民警进机场T2航站楼没有出示任何手续而入绑架吴文燕,还给我妻子吴文燕扣个“袭警”罪名?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怎么能袭警?”另一名摘下戴口罩截访民警是永嘉县公安局瓯北派出所副所长胡俊才(温州音)说“我就是让你告的”当时该民警拒绝透露其姓名。对方又称,吴文燕是在机场T2航站楼里袭警,是在进拘留所之前,其它情况不清楚。


摘下戴口罩截访民警是永嘉县公安局瓯北派出所副所长胡俊才(温州音)声张势厉“我就是让你告的”.png

▲摘下戴口罩截访民警是永嘉县公安局瓯北派出所副所长胡俊才(温州音)声张势厉“我就是让你告的”(受访者提供视频截图)


       余来怀提供的余来怀频及照片佐证,余来怀面部、手臂、手腕多处受伤的胳膊腋下里侧红一块青一块,妻子吴文燕被强行抬走抓伤手腕的痕迹。外界不禁质疑,难道警察抓“猪”,“猪”的挣扎和嚎叫也变成“袭警”了吗?


       在此“袭警”事件发生前的2020年11月26日,温州女访民吴文燕在京正常上访遭浙江省驻京办雇佣“黑社会”人员拦截被殴打。另外同伙“黑社会”截访人员开车赶到,车牌号:京L· JF567。当时现在还有另外访民陈松景,报警打了110。吴文燕被从北京强行绑架回原籍浙江省永嘉县。


2020年11月26日,温州女访民吴文燕在京正常上访遭浙江省驻京办雇佣“黑社会”人员拦截被殴打,北京警方立案单。.png

2020年11月26日,温州女访民吴文燕在京正常上访遭浙江省驻京办雇佣“黑社会”人员拦截被殴打,北京警方立案单(受访者提供)


       余来怀对记者表示,“今年6月19日,我妻子吴文燕被非法刑拘,我到浙江省公安厅反映情况。当天晚上永嘉县瓯北街道办事处金建敏主任、项洪亮(街道办)、瓯北街道珠岙社区党支部书记、居委会主任郑建武等叫我返回温州,当时我说太累了,第二天再回去。但是他们包括永嘉县公安局民警(民警李长丰也在场)几十个人当天午夜把我强行带离杭州回永嘉县,第二天早上六点,我被带到永嘉县公安局做谈话笔录,一直到下午四点才离开公安局,并被强制在永嘉承德四海山庄宾馆被非法拘禁几天,失去人身自由不让外出,并被没收了手机和身份证,不能与外界通信。当时有四名黑保安监视,还有街道人员及珠岙社区多人一同监视。我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六天。”


       余来怀认为,妻子吴文燕可能被列为重点,要判重刑。这是浙江省永嘉县政府指使下属强行打压访民吴文燕夫妻俩,他们(公安)宁可违反法律和政策,也要杀一儆百,以达到让别的访民不敢进京上访的目的。


视频【6月16日,永嘉县政府动用非警务行为公安人员公开在温州龙湾国际机场里暴力截访............】


警方歪曲报告趁机整人? 检察院不批捕 



       余来怀向记者表示,“妻子吴文燕涉嫌‘袭警’一案,是永嘉县公安局重案大队经办民警郑武、潘海宁伪造假案强加于吴文燕头上的莫须有的罪名。公安在抓了吴文燕后罗列杜撰“袭警”罪名向检察院报批,但经永嘉县检察院审查,证明涉嫌‘袭警’罪行不成立,无事实证据,决定不批准逮捕。”


       这说明在温州龙湾国际机场现场根本没有“袭警”一事,机场监控录像也可以查证,对无事实证据的“袭警”罪名,是由永嘉县公安局重案大队经办民警郑武、潘海宁是故意歪曲事实,制造假的袭警案整人,企图祸害吴文燕。公安局经过37天调查,还拿不出任何“袭警”的证据,造成吴文燕失去人身自由37天,实属于严重滥用职权违法的行为,应立即追究执行人的法律责任。


永嘉县公安局取保候审决定书,永公(刑)取保字[2021]00878号.png

▲永嘉县公安局取保候审决定书,永公(刑)取保字[2021]00878号(受访者提供)


       永嘉县公安局报给检察院逮捕的材料也严重偏离了事实。经办民警叶警官(警号036360)、潘海宁将吴文燕采取取保候审措施是缺乏事实与法律依据。应自行撤销,并对违法责任人作出处理。


政府动用警力截访 浅谈属于非警务活动



截访先进单位,赠某公安局 漫画.png

▲“截访先进单位,赠某公安局”(图片来源:漫画


       非警务活动,作为公安机关特别是基层公安机关普遍存在的久治未果的一大顽症,是中国公安机关的一块心病。


       本网评论员的观点来看,公安机关的非警务活动主要有三类:第一,一些基层政府要求公安机关从事的非警务活动。一些地方政府依法行政意识淡漠,对公安部门的职责认识有偏差,滥用警察的执法权,让警察出面为职能部门完成任务“助威”、“壮行色”,让公安机关过多地参加一些与自身职能无关的非警务活动。特别是面对利益主体日益多元化的社会,一些地方政府执政能力不强,不善于也不愿意通过沟通协调、充分考虑和平衡方方面面利益的方式来推行政策和政令,往往是强拉公安民警上阵,以“强力”压制群众,从而将公安机关推向群众的对立面。比如,由于一些基层政府动用公安机关来“镇压”上访人,用莫须有罪名给上访人套一个罪名。


       第二,公安机关主动从事的非警务活动。当前,公安机关社会执法环境相对不好,经费也比较紧张,协调好与党委、政府及有关部门的关系,成为做好公安工作的一个重要条件。从一定意义上来说,非警务活动对改善公安机关的公共关系起到润滑作用。但是,把非警务活动作为协调关系和创收的工具,无异于饮鸩止渴。由于公安机关特别是基层公安机关的主要领导依法行使警察权的意识不强,有的把自己掌控的警察权当成沟通与有关部门关系的工具,在有关部门领导的请求下,主动派警察从事非警务活动;有的主动给经济实力强的企业提供“特殊服务”,把“为人民服务”变成“为老板服务”、“为权力服务”等。


       第三,群众对公安机关权威的过度依赖所产生的非警务活动。由于公安机关具有法制赋予的强制力和威慑力,公安机关和民警受到求助群众的特别“青睐”,有事找民警成了群众习惯性的思维定势。同时,由于政府其他部门行政执法缺位和滞后情况不同程度的存在,群众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时,缺乏诉求管道,客观上使得群众在有困难的情况下更多地想到找代表政府形象之一的公安机关伸张正义。


       非警务活动:非警务活动是指不应公安机关所从事、承担的各种社会公务活动。公安机关是政府行政机关,法律明确规定了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的职责任务。


       非职责工作的参与:公安机关是国家行政部门之一,各种活动都应紧密围绕法律赋予的职责进行。然而在实际工作中,公安机关过多的参与非职责活动。地方党委政府在开展各项活动中,也经常指派公安机关参加。由于公安机关受地方党委政府领导,也因经费来源于地方,使得公安机关在很大程度上依靠于地方政府,形成了做也要做,不做也要做的被动局面。在许多非警务活动中,往往能看到警察的身影。


      司职优先原则:是指警务活动必须遵循法定的范围和方式进行,不得超越权限,滥用警力。它是由“法律优先”派生的。


  国家机器由若干部分构成。整部机器的良性运转,要靠各部门职能作用的良性发挥。各司其职,各尽其贡,是对各职能部门的普遍要求。警务活动应当紧紧围绕自己的职责,这个职责应当是法律明确界定的。在警务活动决策时,不要超出职责范围,超出法定职责范围的活动属于非警务活动。滥用警力会严重损害警察机关的形象,而且也是一种严重的违法行为。


《公安机关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意见》.png

▲《公安机关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意见》(图片来源:公安部网站截图)


       永嘉县政府、永嘉县公安局动用非警务行为严重违反了公安部党委关于《公安机关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工作意见》即“公安部严禁公安民警参与拆迁和截访等非警务活动,对随意动用警力参与强制拆迁和截访造成严重后果的,严肃追究相关人员的责任。动用警力参与截访不仅是非警务行为,情节严重会构成违法犯罪”的规定。


       永嘉县公安局更严重的违反了《人民警察法》、《公安派出所执法执勤规范》和《公安部关于加强派出所建设的决定》的有关规定。


法律学者:袭警罪强化警察特权



       针对上述案件和罪名,中国政法大学法律学者向记者分析表示,这些罪名都是莫须有的迫害。据他了解,河南邢望力的案例,是因为他去看江天勇律师,当地政府对他实施进一步的迫害。


       对于袭警罪,法律学者认为,袭警罪也是非常恶劣的一个新的罪名。“正常来说警察要执法,你违反不配合,最多也就是妨碍公务,又弄出来一个袭警(罪)。这是警察国家对警察的又一个专门的特权。”


2021年3月1日起施行《刑法》第277条,袭警罪指“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图片来源:网络)


       根据《刑法》第277条规定,袭警罪指“暴力袭击正在依法执行职务的人民警察”。法律学者表示,“暴力是怎么样的一个暴力?对警察造成怎么样的伤害?太笼统了,它根本没有细化。再一个就是‘依法’执行公务,你截访是依法执行公务吗?截访本身是一种违法的行为,对于公民的一种侵害,按你(中央)自己出台的信访条例是‘依法信访’。”


       法律学者说,“那就是不管他是合法执行公务也好,违法执行公务也好,甚至是犯罪行为,限制人身自由、没有任何理由的对人实施抓捕、强制了,这种行政行为你反抗都不行了,你反抗就变成了袭警。”


       “它有没有一个标准?它是不是造成警察什么伤害才构成袭警,还是仅仅语言上面的一种暴力或者反抗违法执法行为就变成了一个袭警?”


       他指出,现在规定得非常宽泛。“任何行为,警察说你忤逆我了,我就说你袭警,就可以刑拘,就可以给你定罪。它更加强化了警察的一种特权,就是警察不能侵犯。甚至是他在执法过程中、反抗过程中,(访民)的辱骂、挣扎都会变成袭警罪。”


       更为严重的是,“只要公安这方面定罪了,检察院就会批捕,就会提起诉讼,法院就会判决。也就是把公安做好的饭,检察院就得端到饭桌上,法院就得吃下去。这就是警察国家的一种表现。”他说。

《关于依法惩治袭警违法犯罪行为的指导意见》图片来源:网站截图)


       央视网报道,2020年1月10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联合印发《关于依法惩治袭警违法犯罪行为的指导意见》。根据该司法解释,袭击警察不能仅以造成警察身体伤害作为构成犯罪的标准,即无需致伤就可以构罪。


       法律学者对此说,“那标准就太宽了。尤其两高那种解释说袭警不能仅以民警身体造成伤害,就构成犯罪。那民警不造成伤害,你辱骂他、推搡他都变成袭警罪了,他啥伤害都没有,都可以定为袭警罪。两高这种解释,这种更扩大化的解释也是非常恐怖和可怕的。”


网友评论

推荐阅读

哈尔滨市纪委原常委刘杰前妻被引渡,牵出黑龙江官场深度腐败   被公安部列为“红通人员”的范继萍,日前被引渡回国。范继萍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纪委原常委刘杰的前妻,前者涉嫌外逃及洗钱等罪名,刘杰则在前台“揽活”,与省部级高官姜国文相互勾结犯罪。 【详细】

国家开发银行副行长周学东从官网... | 谢燕益:致国家卫健委——健康码... | 天津海湾财富中心楼盘再三烂尾 ...

微视频|河南开封公安局交警副支队长张文涛被前妻实名举报   河南开封公安局交警支队副支队长张文涛被前妻实名举报长期对她家暴,并受到其领导庇护等。此话题从11月29日到30日一直发酵,登上30日热搜榜。 网传一段视频显示,一女子手持身份证说:“我已经实名举报河南开封市公安局交警支队副支队长张文涛违法乱纪行为,对我多次家暴,还找人打我。” 【详细】

微视频|河北保定理工学院大二学... | 微视频|河北一名女子无视车辆将... | 微视频|黑龙江女公务员连狂扇母...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

关注正义反腐网微信